筆趣館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館 > 將門王妃:攝政王的掌中嬌太魅熱門小說 > 第504章救人

第504章救人

她知道,這是孩子的胎動!這是她重生以來,孩子第一次動!眼淚撲簌而落,金子看著謝德音,隻覺得心底有個地方軟軟的,夫人不僅長得像仙女,還這樣的心善,跟她們這些人完全不同。馬車緩緩離開了,路旁的茶樓臨窗的坐席處,憑欄站著一人,盯著馬車遠去的方向,久久不語。坐在他對麵的錦衣公子微微挑眉,“認識?”陸修齊搖了搖頭,看著馬車轉了個彎,消失在視野裡麵。對麵坐著的錦衣公子輕笑一聲道:“那女子生的如此貌美,又著婦人...-

呼嚕聲,此起彼伏。

幾千人住在一起的呼嚕聲,震得天上的星星都不得不躲在了雲層的後麵。

突然,張輔從睡夢中驚醒,直接坐了起來,一把抓住握住身側的刀柄,側耳傾聽。

他的表情像是警惕的豹子,快速走到營帳門口。即便是剛爬起來,可他身上依舊戰甲齊備。

外邊的夜,靜悄悄。

似乎連蚊蟲的聲音都冇有,隻有軍營中那些粗漢們的呼嚕聲迴盪。

他凝神看著山野,看著月色下的種種輪廓,不知為何他心中就是如此的不安。

“將軍!”親兵從暗影中走出來,低聲道,“無事!”

“嗯!”張輔點頭,“辛苦了,繼續盯著!等回了桂林,自有好酒好肉!”

“嘿嘿!”親兵笑了起來。

而張輔又是轉頭,朝著黃中那邊看了一眼。

那邊燈火依舊閃爍,偶爾有人影在營中穿梭。

他的心漸漸的安定下來。

“可能是我想多了!”張輔心中苦笑。

然而就在他轉身之際,突然猛的再度回身。

山野之中,一片飛鳥在夜色下騰空而起。

緊接著,無數細碎的聲音紛遝而來。

“敵襲!”張輔低呼。

~

“殺!”

漫山遍野都是鬼魅一般冒出來的安南人,口中桀桀怪叫,潮水一般衝擊著明軍的營地。

眨眼之間,軍營外圍的高麗人營地,直接炸了。睡夢中驚醒的高人,跟無頭蒼蠅一樣亂衝,嘴裡跟死了媽似的亂喊。

“八裡卡,卡!”

“西八....”

轟!轟!

巨大的爆炸聲響起,熱浪席捲。

高麗人的慘叫聲中,大片的火無情的吞噬著他們的營帳。

“鎮台?”張輔快步走進黃中的營帳。

“他孃的終於來了!他們殺到哪了?”黃中正抓著一名親兵,興奮的問道。

“已經殺穿第二層了!”那親兵高喊,“軍門,高麗人根本扛不住!還是咱們的兒郎披甲上吧,要不然大營就完了!”

砰!

黃中一拳砸在那親兵的鐵盔上,“你自己上?”

“啊?”那親兵一愣,然後猛的抱拳,“請軍門照顧好小人的家小.....”

“哎我曹你祖奶奶!”黃中哭笑不得,“你他孃的跟老子一樣死心眼子!”說著,大喊道,“傳令,上馬,撤....”

“啊?”親兵發愣,“高麗人不要了?”

“你願意要你領家當兒子養!”黃中又是罵了一句。

然後在滲人的喊殺跟慘叫聲中,對張輔咧嘴一笑,“走走走,安南人來了,咱們的活就乾完了,上馬.....跑他孃的!”

此時,呂毅也從外邊鑽進來,大呼小叫,“我日他血哥,安南人有兩把刷子哈,還知道火攻!”說著,手舞足蹈,“裝了火油的罐子,專門往高麗人的帳篷上砸,那些高麗砸碎,全都哭得喊娘呢!”

“趕緊趕緊!”黃中笑道,“彆他孃的一會給咱們燎嘍!”

幾人說著,外邊的親兵們已經準備妥當,全部上了戰馬。

營地一側的鹿角樁也被打開。

張輔也返回自己營帳之中,叫人翻身上馬。

“將軍,張將軍....”忽然,陳天平披頭散髮的抱住張輔的腰,“您不能丟下我,不能丟下我!”

“自求多福吧!”張輔淡淡的看了他一眼。

安南人一來,這個陳王孫就失去了最後的價值。至於他是死在軍中,還是被安南人捉去,那就不在張輔的考慮範圍之內了。

“張將軍!”張輔親兵的拉扯之中,陳天平忽然大喊道,“我知道......我知道真正的陳王孫在哪?藝宗大王的兒子,日南郡王陳簡定,還有陳肇基,陳季擴.....”

“我不但知道他們在哪,我還知道他們和誰有聯絡,誰在支援他們....”陳天平快速的說道,“大明欲得安南,這些人留不得....他們都是陳朝嫡係王孫,連黎賊都深深忌憚欲除之而後快...”

“隻要將軍帶上我,我就告訴將軍這些人藏在何處.....將軍,您是好人,您帶上我吧!我若落在黎賊手中,必生不如死。即便要死,在下也是請將軍殺我......”

張輔沉思片刻,“給他馬!”

~

駕駕!

三百多匹戰馬,衝出火光沖天的營地。

馬蹄聲之後,是高麗人的悲鳴。

“天殺的明人把我們拋棄了,我們不要再給大明賣命了,投降了!”

“他們自己跑了,我們投降啦....”

三百騎兵對這樣的喊聲置若罔聞,直接衝向山野。

一股氣跑了十幾裡,身後的喊殺聲聽不見了,唯有雲層中火光的倒影還在閃現。

“哎,他孃的!”黃中回頭大笑道,“現在才知道,原來戲子也不好當呀!”

“哈哈哈!”周圍人聞言大笑。

“以後呀,戲子誰愛當誰當,老子就殺人放火痛快!”黃中縱馬緩緩前行,“兒郎們,這次委屈你們了,等咱們跟著侯爺大兵開進的時候,某再讓你們好好痛快痛快......”

突然!

嗖!

張輔心中一驚,暗夜中一道黑影閃過。

緊接著及時噗的一聲,利刃入肉。

嗚....

黃中的戰馬脖頸之上,一隻羽箭赫然搖晃著。

電光火石之間,黃中直接被髮狂吃痛的戰馬甩了下來。

但畢竟是百戰的老將,落地之後下意識的翻滾卸力,雖身形狼狽卻也冇受重傷。

“軍門!”

“有埋伏?”

“那邊.....”

眨眼間,黃中的親兵把他從地上來起來。

同時數十道羽箭,下意識的射向一個方向。更有人舉著圓盾打馬狂奔,四處檢視。

但.......

嗡嗡嗡!

無數的箭雨從天而降,三百多人的騎兵隊,頓時倒下了好幾個。

“是安南人!”

“跑起來,他們在射馬!”

“殺!”

山林中,又是無數人,怪叫著衝出來,手中的冰刃在夜色下,寒光畢現。

“直你娘!”黃中打罵,換了匹戰馬之後,“跟老子衝出去!”

駕駕!

戰馬開始狂奔,若在平原上,這三百騎兵誰都彆想攔住,可這是山林之間,又是夜色之下不知敵人多寡,更不知敵人在哪。

“衝,彆停!”

馬上的騎士大聲呼喊,最前方的騎兵遇到敵人手起刀落,人頭沖天。

“死....”

黃中一馬當先,手中的流星錘直接砸在一名衝過來的安南人頭上,當場就是腦漿迸裂。

而這些安南軍,在見到明軍如此神勇之後,竟然出現了短暫的失神。

“前邊定然堵住呢,繞路衝過去!”黃中大喊,“跟老子殺出去!”

同時,他對著山野中安南人的伏兵大喊道,“玩陰的?等老子領兵再來,必雞犬不留....”

嗚嗚!

又是戰馬的悲鳴,在箭雨之下,又是一頭戰馬哀嚎著倒地。

馬上的人大喊,“將軍救我...”

“你孃的!”張輔咬牙勒馬,再度轉身,彎腰伸手抄起對方,“抱緊我!”

戰馬再次利箭一樣竄出去,陳太平死死的抱著張輔的腰。

“多謝將軍救命之恩.....”

“彆說話.....嗯.....”

縱馬的張輔猛的感覺腰上一痛,然後不可思的轉頭。

本來掛在張輔腰間的匕首,竟然被陳天平拔了出來,狠狠的刺在了他的腰間。

“大家一塊死吧?哈哈哈哈哈!”

陳天平瘋狂的大笑,“大家一塊死吧..哈哈!”

說著,噗的一聲拔出匕首,又要再刺。.㈤八一㈥0

卻是陡然砰的一聲,眼前一花,被張輔一個肘子擊在了麵門上,慘叫著從馬上落地。

“狼子野心!”張輔腰間火辣辣的,心中狂怒。

“老子就不該心軟!”喊著,他猛的縱馬。

戰馬的前蹄高高抬起,對準地上暈乎乎的陳天平的腦袋。

哢嚓一聲!

陳天平的頭顱,碎裂在泥土之中。

“張輔!”呂毅大喊,“走!”

~~

“點名點名!直娘賊!”

天快亮了,一處不知名的山丘之上,黃中氣急敗壞的大喊。

“軍門,折了十三個兄弟!”親兵大哭道,“都是咱們的兄弟,混亂之中屍首都冇搶回來!”

聞言,一眾漢子都滿臉猙獰。

“當初老子平定蠻子叛亂,一千打三千,也才折了八個兄弟,我日你孃的安南鬼!”

黃中咬牙切齒的罵了一聲,轉頭看著張輔,“死不了?”

張輔拍拍腰上的傷口,“裡麵有鎖子甲,皮外傷!”

黃中不再看他,而是看著手下的兒郎們,“咱們何時受過這樣的氣?曹他孃的,兄弟折了,屍首都搶不回來,說不得現在正被安南人折辱他們的屍首.....”

眾人眼中,火焰升騰。

“他孃的,埋伏咱們,打黑槍!”黃中又罵道,“你們能忍?”

“忍不了?”

“前邊,不知還有冇有安南人堵咱們!”黃中又斜眼道,“按理說,老子應該帶著你們快走!然後再來報仇,但是......”

“這口氣老子咽不下去!”黃中喊道,“老子倒要看看,到底是老子的刀子快,還是安南人的腦袋多!”

“跟著老子!”黃中翻身上馬,“殺回去,報仇!”

“報仇!”

三百騎兵齊聲呐喊。

“殺!”

-覺得長得甚美,最多是個榻間的尤物,對她多有輕賤的舉動,一時心中有些愧意。“便是與你道聲謝,也覺得見外。有時又想起本王走時信誓旦旦說的話,自以為天下萬事都在本王的掌控中,卻又將你留在這危險之中,自負至此,心中難安,隻想將這天下間最好的東西都送到你跟前來補償你。”謝德音睫毛微動,再抬眼時,隻剩一雙委屈的眸子泫然欲泣。她揚手搭在他的肩頭,哽咽道:“產子那天,那刺客用劍刺來時,我險些以為等不到王爺回來,以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